每一段長距離友誼的背後,都有一種不好開口的「想你」
每一段長距離友誼的背後,都有一種不好開口的「想你」
那些關於長距離友情的小故事
每一段長距離友誼的背後,都有一種不好開口的「想你」
Keira Wan
1 min read

隨著全球化的影響,不但長距離戀愛變得普遍,連長距離友誼也是,你想起了那位到外地升學的高中好友嗎?或是近年隨家人移民的閨蜜?你們還常聯絡嗎?

雖然很普遍,但長距離友誼卻往往沒有像長距離戀愛得到關注。 情人之間有互相依戀的關係,面對分離會增添不捨,反而會更努力保持熱度,筆者身邊就有許多長年長距離戀愛修成正果的例子。另一邊廂,朋友則比較有「取代性」,即使一開始彼此就約好要時常聯繫,但最後,卻總是漸被各自的新好友填滿了生活,本來的友情就這樣慢慢褪色,著實可惜。正因為這樣,即使分隔兩地但能維繫的友情更顯珍貴,不僅代表對方無可取替,還証明了雙方缺一不可的努力。真正的好友不會因距離而「分手」。


事先「預約」的閨蜜

Erin 並不是一眼就認定 Selena 是好友。當時還初出茅廬的她單獨地來到舊金山工作,但初到埗時就遇到跟同鄉的一些不愉快經歷,讓她對眼前這位說著同一母語的同事沒有太多好感,但這位嬌小而活潑的女生還是熱情地在她第一天上班時前來打招呼,Selena 解釋說,Erin 的主管事先告訴她這裡將會有位新同事加入,而且同樣來自台灣,希望兩人好好認識,Erin 環顧了公司一周,這裡的亞洲臉孔的確寥寥可數,心裡一方面感謝主管的心意,但同時又覺得這樣刻意的安排有點「老套」。

經過在日積月累的相處,加上擁有同樣的興趣和品味,Erin 終於卸下心房,漸漸跟 Selena 成為朋友,在放假的日子也會相約出門玩,正當 Erin 覺得漸漸適應外地的生活,Selena 卻帶來壞消息 — 她太想家,所以要回家了。Erin 雖然覺得不捨,但也不忍 Selena 長期受思鄉之苦,畢竟並不是每個人也喜歡長期在異地生活。

一年後,Erin 因為工作的關係又回到台灣,跟 Selena 只隔一小時的車程,又再次可以時常約會見面了。但過了不久,一向夢想著到日本留學的 Selena 為了實踐夢想又搬到東京,這次長距離友誼只維持了一年,而且那年 Erin 到日本找 Selena 玩了兩次,日子飛快地過去了。

經過這些年,Selena 在不同的城市待過,今年終於覺得自己可以定下來,也準備跟男友結婚,搬到 Erin 所在的同一城市。這次卻換 Erin 帶來壞消息 — 她一直認為她出生且成長的地方不適合自己,以前在外地反而生活的比較舒適自在,所以她決定要回去了,而且這次不單純是外派工作,而是移民。

Selena 想起這些年來一直幻想跟 Erin 在同一城市,可以常常見面的生活有多美好,只可惜計劃總趕不上變化。她又同時想到這些年來兩人一年的見面的次數也只有幾次,感情卻日益增厚,所以在以後的日子也是一樣吧,兩人注定是相隔兩地的好朋友。Selena 的伴娘團一早預留了 Erin 的位置,Erin 也承諾無論身在何地,也會前來見証 Selena 的 Big Day。 1__pu16gDHUUOd0HzPdRPvRg.jpeg


平行軌跡的友情

LAURIE 跟 H 在高中同班了三年,因為有共同朋友的關係,一直處於熟與不太熟之間,高中畢業後就各奔前程 — LAURIE 提早進入了社會為生活奔馳,H 因為修讀藝術而前往比利時留學,彼此也忘記對方的存在。

某年的夏天,LAURIE 回來過暑假,在街頭碰到 H,只不過離開了高中一兩年,兩人都驚訝彼此的變化,從街上到咖啡廳,連續聊了好幾個小時還意猶未盡,自此 LAURIE 一有空就到 H 家作客,兩人常分享對未來的期待與憂心,還有初轉變成大人的苦澀滋味,可能是因為同一星座的關係,兩人常有不謀而合的想法,總是可以聊到彼此內心的深處。 暑假過去了,H 又回到比利時繼續學業,當她在生活碰壁或是純粹的想念,H 就很想打電話給 LAURIE,但由於時差跟 LAURIE 工作跟戀愛也很忙的關係,常常沒有接 H 的電話,也有時候隔了很久才回她訊息,讓 H 非常失望,即使後來有約好要通話的時間,情況還是沒有改善,不是需要臨時改期,就是對方需要匆匆掛線,H 對於獨自維持這段「假日限定」的友情感到疲倦不已,漸漸又變回了不相來往的狀態。

又到了夏天,H 回家過暑假再次碰到 LAURIE,LAURIE 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,對著 H 喋喋不休地說起生活近況,H 心想好吧,LAURIE 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— 她就像老家的那個老舊的沙發,它永遠柔軟舒適,但也只會留在同一地方,永遠等著她回來。 後來 H 終於鼓起勇氣提起那些讓她介懷的事,LAURIE 解釋平日生活真的太忙,所以忽略了她的感受,並不是故意的。H 事後也想到自己比起 LAURIE 幸運許多,家人有能力也願意支持她到外地留學,學習她真正有興趣的事,相反地 LAURIE 在同樣的年紀已經要支撐家中的經濟,壓力並不是作為學生可以想像的。可能對 LAURIE 來說,H 的煩惱也是奢侈的煩惱。理解到 LAURIE 的立場後,H 也不再介懷不能隨時找到對方,因為她知道,只要有機會重聚,她們也會像從沒有分開過,還是會天南地北地聊天,而且默契仍在。

1_vuix11OQe53yc75ALVIeAA.jpeg


火星與金星

ASTRID 從小到大都是爽朗的女生,所以人緣很好,阿圖則是個內向慢熱的傢伙,但個性兩極的他們在電影社團相遇後居然一拍即合,除了電影,ASTRID 在生活上很需要一個聆聽者,而即使是再微小的煩惱,關於學業的,戀愛的,家庭的,阿圖總是能細心聆聽並開解她,對於 ASTRID ,阿圖就是安心的存在,所以即使擁有眾多朋友,她只有視阿圖為知己,連各自談戀愛也沒有影響彼此的友誼。

經過長時間跟 ASTRID 的相處,阿圖也有所改變。臨近畢業,阿圖想要不一樣的人生經驗,多認識來自各國的朋友,所以決定到澳洲展開一年的工作假期。因為人生路不熟,加上還沒有找到工作的關係,阿圖在頭幾個月並不適應,常常打給 ASTRID 傾訴,她常常鼓勵著阿圖不要害怕別人的搭訕,也不要為自己的英文羞愧,好好擁抱新環境帶來的不安感與挑戰。ASTRID 很高興在這段時間能跟阿圖交換角色,報答阿圖多年來的善解人意。 阿圖在 ASTRID 的鼓勵下,陸續地找到新工作,新朋友,新的旅遊方式,個性也變得比較開放熱情,ASTRID 在社交媒體上得知阿圖在澳洲的生活多姿多彩,感到欣慰的同時也不是味兒,因為阿圖最近已經很少聯絡她,雖然偶爾會收到阿圖寄來的明信片,但她更懷念以前會徹夜聊天的晚上,但又不好意思明說,所以她趁他生日的時候,寄了他一張卡片還有一封信,把近半年的心聲寫了進去。

阿圖讀信的時候既驚訝又慚愧,他沒有想過 ASTRID 的大咧咧的個性會因此而傷心,畢竟她朋友這麼多,能陪她的人不少,況且他以為在這邊安好,不再常打擾她才是不自私的做法,思前想後,阿圖決定打給 ASTRID,跟她聊聊天,並邀請她年底來澳洲玩,趁他簽証到期前載她到處玩。

1_yQEpoyPXcWVsb9tkhO8bSw.jpeg

這些長距離友情的故事有沒有似曾相識?一段友誼通常沒有正式的開始與結束,所以總是等到我們回頭時才發現彼此已相去甚遠,縱使我們會安慰自己,朋友本來就是生命中的過客,來來去去本是友情的特質,但心裡我們都很清楚,當時的我們明明可以多做一點,多一個訊息,多一次問候,多一點諒解,結果都可以很不一樣。Giftpack 的存在,就是為了讓受地域限制,不能常見面的人透過驚喜送禮而靠得更近,一份禮物承載的不止是祝福,也是互相牽絆的承諾。

每一段長距離友誼的背後,都有一種不好開口的「想你」
Keira Wan
Origin



feature-image
Stay Updated